John ‘s自然工法農莊 

JOHN-1.jpg  

John’s farm

目前60歲的John,在Meander山區擁有約20畝的山坡地,在他私人的自然保留區內,有雨林、瀑布、小溪、沼澤、各種地形,John在這片原始林中,種植了醋栗、蘋果、櫻桃等果樹,希望來這裡的志工可協助採水果,砍木材,種植蔬菜等工作,John出生於澳洲墨爾本,來塔斯馬尼亞發展已超過20年,Wwoofing對他而言,並不僅是一份工作,他希望藉此遇到有趣的朋友,分享生活經驗,特別歡迎愛笑的朋友!

Wwoofing to me is not about work, but meeting interesting people and sharing experiences, especially laughter!       John Robin

 JOHN-2.jpg  

   

終於快抵達塔斯馬尼亞島,清澈透明的藍色大海,茂密蒼鬱的綠色叢林,以及那潔淨無暇的白色沙灘,我夢想中的天堂,塔斯馬尼亞島,I am coming.

一下飛機,遠遠就看到一個白髮老頭,穿著格子上衣,牛仔吊帶褲,標準的澳洲農夫裝扮,正跟我用力揮手,(不會就是他吧,我應該是還蠻好認的,因為所有乘客中僅有我一個亞洲人),正當我還在懷疑的時候,白髮老頭旁邊不知什麼時候冒出一個打扮時髦的亞洲女生,以濃厚日本腔的英文問候我,並簡單介紹她自己也是在John農場工作的wwoofer,換句話說就是我未來的同事,心中暗自竊喜,沒想到一來到塔斯馬尼亞島,就能遇到日本妹,未來生活應該蠻有趣的吧?哈啦兩句後,日本妹Nanae催促我趕快上車,因為還有將近五小時的車程,Oh my God,不會吧,我從布里斯本飛到這也不過四小時,這五小時車程是怎樣?事實上光是塔斯馬尼亞島就有台灣的兩倍大,所以隨便一個地方,開車超過幾小時,對澳洲人而言是很正常的。

IMG_0377.JPG  

坐上年齡跟John差不多的老爺車後,一路從都市到鄉村,從公路到產業道路,從看得到路到看不到路,因為整條產業道路幾乎淹沒在雜草亂林間,總之車子就是一路往蠻荒前進,而就再轉彎進入一條不像路的路後,此時不多話的John,突然轉頭對我說:『It’s getting interesting』,開始有趣了,這是怎麼回事。John說完話後,立刻加速車子馬力,狂奔山林中,劈荊斬棘硬是開出一條路,老爺車搖搖晃晃幾乎快解體,我下意識看一下手機訊號,發現是零格,完全是個深山野嶺,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不過看著日本妹在旁悠哉悠哉的樣子,應該沒有任何錯誤吧!

  JOHN-3.jpg  

IMG_0368.JPG  

經過五個小時傍晚時分,路的盡頭,車子停下來,我們停在一棟由鐵皮搭建成的木屋前,John此時開口說:This is my home!不會吧!這就是John的家,這活像是個廢棄的工寮,我的天呀!雖然參與Wwoof,本來就是體驗當地有機農場生活,但對於這樣簡陋,不,可以說是破爛的鐵皮屋,還是充滿震撼感,我心中頓時升起到異鄉當台傭的感覺,而此時日本妹已帶著我,走進這像似違建鐵皮屋的工寮,通往二樓樓梯還吱嘎作響,大小不到一坪的二樓空間,這就是我的棲身之處,我和日本妹各佔據一個角落,夜很長,但旅途的勞累及心靈上的震撼,讓躺在充滿霉味及灰塵的毯子上的我,不出十秒,立刻向周公報到。

IMG_0014.JPG  

 JOHN-4.jpg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已經十點多,簡單用完早餐後,我坐在門口等待John分配工作,和煦的陽光灑在我的身上,充滿悠閒的澳洲氣氛,緊張心情一下子鬆懈下來,此時突然有了便意,於是我第一次使用了『無水堆肥馬桶』;這種馬桶不但不用水,裝設也方便,每次使用後,以人工覆蓋一層薄薄的木屑,經過一段時間洗禮後,就會成為沒有臭味的腐植質,拿去當作肥料使用,可以說是最天然的養分,而這種上廁所方式,也很普遍風行在塔斯馬尼亞島任何一家有機農場。不過這種熱屁股貼冰馬桶的大便方式,一向不是我的最愛,而且堆肥的過程,味道是很難受的,所以在體驗過一次後,我總會在夜深人靜時,走出戶外選擇與大自然為伍,直接把我滿腹精華縱情於天地之間,不過切記兩點使用原則,第一點使用完畢,請發揮台客公德心就地掩埋,第二點使用中,請注意好奇心重的袋鼠,以免造成袋鼠群圍觀,我就曾經在夜深人靜的夜晚中,找到一處通風且土質鬆軟的絕佳地點,準備大肆解放時,此時身邊卻碰碰跳跳跑出幾隻大袋鼠,好奇的打量我,唉~當時真糗,岔題了,言歸正傳。

IMG_0327.JPG  

 JOHN-5.jpg  

此刻容我簡單介紹一下,有機農場裡最熱門的無水堆肥馬桶,免沖免洗、無、很肥、其實這種馬桶就是將便便蒐集後,累積一段時間後,轉換成乾燥、無臭、土壤般的腐植物質,可說是最天然的人工肥。

 

在大解完畢後,農場主人John搬出兩大藍色塑膠桶,此刻傳來一股強烈的阿摩尼亞味,我大概猜到是什麼東西,這是來自John的私人產品,幫忙抬上吉普車後,看著這兩大桶精華液,應該也是經過一段歲月的累積,看來在有機農場裡面,排泄物可真是無敵好用,車子一路顛簸,我真的很擔心精華液會灑出來,車子到了一個水塔前停下來,John要我協助將尿液到入水塔中,他說這是累積一年的陳年尿,倒入水塔中隨著灑水器直接澆灑在園區裡的櫻桃樹,就能直接給予植物養分,不過管它什麼營養不養分的,看著黃澄澄略帶混濁的液體,混合著刺鼻的騷味,從我手中流洩到水塔中,我只覺得真的是想吐,噁。好了,忙了一陣把屎把尿後,終於該做點正事了,John分派給我除草的工作,並表示要帶著我去挑一些小工具,來到工具室,只見John手中揮舞著一支類似死神專用的大鐮刀,不會吧!這跟我想像中台灣那種小巧好用的十五元鐮刀,size實在差太多了,沒辦法,似乎在澳洲很難找到小巧的工具,或許是地大的關係,這裡人一向偏好大型器具,即使在超市量販店,所找的鋤草機、各式農具、甚至釣魚用品,都是以為原則,不像台灣、日本習慣使用精巧便利的小型器具,於是我就只好拿著死神鐮刀,在雜草林中亂揮亂砍,模樣實在有點蠢,不過此刻在我心中就決定,等我回台灣後,我一定要寄幾把小巧好用的鐮刀,來給這些澳洲大老粗瞧瞧,什麼叫好用的工具!

 JOHN-6.jpg  

經過幾天農場勞動後,我已漸漸習慣這種在深山與世隔絕的生活,不過星期六John一早就起床,很慎重的吩咐我們說,今天有一個很重要的meeting,要準備出門,並吩咐我們帶著手套,我心中充滿疑惑,這種荒山野嶺的,會有什麼重要的會議,隨後john還從容的洗個澡,並準備一些精緻蛋糕紅茶後,跳上吉普車開了約40分鐘後,來到John的朋友家,經過他們說明後,原來在這裡有一大片廣場,這片場地即將舉辦The Tasmanian Forest Festival,是一場為了慶祝當地伐木業的盛大慶典,John希望我們能幫忙協助清理場地,於是我和Nanae兩個人,先將大石頭用鐵鍊固定,用吉普車拉動一個個重達百斤的大石頭,這可不是簡單的任務,因為要是一個不小心,繩索斷裂掃到人可是非常危險的,不過就在台日攜手合作下,我們還是完成了,只是過程中John和他的朋友卻突然消失,而且點心蛋糕也隨之無蹤影,心中大概明白,原來重要的會議,指得是他和朋友們,我和日本妹卻只能發揮工人的作用,拼命工作,這就是現實人生啦!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雖說是前往有機農場打工換取免費食宿,但是還是有點叫人心中不平衡,我已經決定要不了多久,就要往下個農場出發。

 JOHN-7.jpg  

 

在返回John農場途中,Nanae突然說明天是她的29歲生日,John決定前往超市買一個蛋糕慶祝,我當然也要表現一番,於是買了好久沒吃的一盒冰棒,幫Nanae慶祝也慰勞自己工作的辛勞,回到家中,因為沒有冰箱,所以三個人就將一盒冰棒分食,吃著吃著突然覺得這冰棒非常美味,或許就是這種簡單的生活,在物質上反而很容易就得到滿足,吃完後,生個營火,Nanae做了大阪燒,加上超市蛋糕,澳洲紅酒,我們就有一個小型party,食物雖然簡單,卻也讓大家敞開心胸,一向話不多的John主動提起,自已有一個21歲的韓國女友叫cherry,她也是之前的wwoofer,還曾經跟她前往韓國拜見父母親,現在女生雖然在韓國,不過John一直期待她回來,不但親手種植一片櫻桃園,還在園中蓋了一棟二層樓小木屋,取名就叫cherry house,這….,難道就是澳洲男人浪漫的一面嗎?不過或許由60歲老男人的口中說出來,對我來講,還是有點肉麻!

第二天一早,我看了cherry house的真面目,深山裡的櫻桃屋,雖然有點簡單,但是親手搭建的木造小屋,卻也充滿了這個澳洲老男人的一片心意,或許和台灣人的保守相比較,澳洲人相對的熱情許多,也直接的表達自己的情感,而相對的在年齡與空間的考量上,就顯得沒那麼重要了。

JOHN-8.jpg  

arf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