飢餓,又作饑餓,是動物的一種感受。這種不快的感覺是在下丘腦產生,由肝和胃的感受器感應。一般人可以超過30天不進食而不至於死亡,但在缺水的情況下則只能維持三天。

饑餓的感覺是什麼?你有多久沒幾飢餓過?仔細回想每一餐飲食究竟是為了存活還是口腹之慾?此行前往尼泊爾的聖母峰基地營剛好是年假假期,我們會在山上度過除夕、春節連續假期,看來在朋友家人盡情享受豐富的年夜飯大餐時。我們又會在饑餓缺糧中度過,去年此時此刻,人在馬達加斯加,除夕夜,也是在馬達加斯加的第一夜,我們連開十小時公路趕行程,抵達飯店時竟然廚房已打祥,炭火熄滅(當地用炭火做飯),沒有任何食物可吃,又遇上村莊停電,在漆黑及挨餓中渡過難忘的除夕夜,今年農曆春節,竟又排了聖母峰基地營的行程(上班族能請長假的機會不多),我心裡想,這趟旅程至少又可以瘦個幾公斤吧?結果出人意料,餐餐吃得飽還吃得好。

1912232_10151942045742689_650296550_n  

(旅店的廚房,煮飯傢伙一應俱全)

第一天小飛機飛抵盧卡拉後,稍微休息整裝後,我們就出發走EBC的路線,預計今日走九公里,路況上上下下,但天氣狀況好,迎著喜馬拉雅驕陽走去,一路輕鬆,早上十點左右出發,下午四點左右就到了第一天的住宿點 Monjo(2840M)。

在尼泊爾爬山,都有tea house可以選擇住宿,類似一般的青年旅社,畢竟我們在台灣有不少入住山屋通鋪的經驗,在尼泊爾竟有獨立隔間的房間、附衛浴設備可供選擇使用,感覺一向刻苦的登山旅行都變奢華起來,此外住宿費用低廉,一人約2~3塊美金費用,我們有自行攜帶保暖睡袋,在二月分山上日夜溫差極大,夜裡都是零度以下,幸虧有溫暖的睡袋,才能一覺到天亮。第一天選在 Monjo guest house,一晚一間房兩小房附衛浴設備,有熱水可以淋浴,僅約收取六塊美金,別以為老闆賠錢做生意,這裡的旅店,都將成本計算在伙食費裡,山上物資缺乏,大多是靠挑夫一步一腳印的挑上山來,所以舉凡飲料、泡麵、餐點,都是山下價格的數倍,越往高山走,價格越高,沿途遇見不少冒著生命危險走上來的挑夫,肩膀上扛著幾乎同等身形大小的貨物,甚至背著門版、傢俱等大型物件,也算是一種獨門功夫。

S__12689412  

(負重的挑夫)

    1794697_10151937994537689_949508856_n

(海拔四千多公尺還可以點牛排)

海拔4000公尺以上的環境幾乎是寸草不生,在物資極度缺乏的狀況下,竟然可以吃到牛排、氂牛起士比薩、印度咖哩、Dal Bhat手抓飯跟西藏料理,多國料理,而且尼泊爾山上的水源較為乾淨,食物來源與餐點處理上可放心不少。儘管如此,我們此行還是帶了不少台灣零食和泡麵。第一餐我選擇吃尼泊爾的國民料理,Dal Bhat,這可以說是「當地」食物,也是尼泊爾人每日的主食。

 

S__12689414  

Dal Bhat主要是由白飯 、扁豆糊 、及咖哩蔬菜 三種組合成而的。依每家不同,尼泊爾當地人是用手抓食用。保證吃得飽。吃飽喝足,加上時間尚早,旅館員工喝起蘋果酒暖身,我們見到這私釀酒,不免嘴饞,Monjo盛產高山小蘋果,有機耕作,我們跟店主要上兩杯,雖說山上飲酒是錯誤示範,淺嚐蘋果酒,氣味清香,在冷冽的夜裡,微醺的感受稍稍緩解緊繃的心情。

 

IMG_7934  

(Monjo當地盛產的小蘋果,看外形絕對是“有機耕作”)

喜馬拉雅山區的食物皆是現點現做,從生起爐火開始,每餐都需等上半小時,菜單上最常見的是餃子momo, 有蒸的有炸的作法,內餡有肉、菜、起士,炸起士餃子吃起來跟比薩很像,點菜後從揉麵粉開始作,耗工費時,但保證美味。

1798100_10151921535627689_1424456276_n  

1800240_10151937994347689_47061676_n  

此外常見的一道菜:雪巴燉菜,將各種蔬菜燉煮到爛,喝起來濃厚有飽足感。高山蔬菜簡單美味,有機無毒,不失是健康的一餐。

1510993_10151921535742689_1872368342_n  

另外最令人驚豔的是比薩,向來旅行時是以當地食物為主,不會刻意吃速食,但這次的喜馬拉雅山的比薩真是超乎想像的美味,不知是因為氂牛做的起士香味撩人,還是高山有機蔬菜甜美,在海拔三、四千公尺,可以吃到窯烤比薩搭配可樂,人生還有什麼不可能的。

 

 

arf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