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可能是一種預言,也就是托夢。托夢又分成很多種情形,有的是死去的亡者托夢,有的是有緣的鬼神托夢,也有可能是菩薩托夢…。

1743589_10202498075626759_775208750_n  

我下意識的在網路上搜尋著關於夢境的定義,回想起在喜馬拉雅山這件事,還是覺得有些靈異,其實我們個性是屬於「鐵齒的人」!並沒有固定的信仰,偶爾會上佛堂、教堂,可手拿香拜拜、可嘴裡念阿門,換言之,就是沒有虔誠的信仰。對凡事抱持寧可信其有,但不可全相信的態度。但這一趟喜馬拉雅山之行真的遇到「特殊的狀況」。

1897882_10202494756423781_2066660969_n  

第三天的行程從Namche Bazaar, 3400m 到 Tengboche, 3860m,但可不是檯面上數字上昇460m這麼簡單的,首先路是上上下下,一早先上陡坡一路往上,都快走到天際線時,再往下切,這一下切又是直達山谷,此趟行程我們都是一路上山、下山過溪谷,接著繼續陡上、急下坡、過橋,路又臭又長彷彿走也走不完。所幸有沿路的壯麗風景相隨,雪巴人篤信藏傳佛教,一路上可以看到很多刻上經文的嘛呢石板 (Mani Stone),有沿路排成一列的,也有堆成石塔狀的,信仰藏傳佛教的人們認為,刻有佛經和佛像的經石有鎮魔祛邪的作用,保佑平安,但嘛呢石上照理都是藏文版的,內文是經文,或是姓名、時辰等...

但卻被我們發現一個英文的,難道是老外喇嘛留下的?好有趣的英文石刻!哈哈....

早知道搞一個中文版的帶上來,反正心誠則靈囉!

IMG_7923  

一路上走不停歇,也終於來到最後一段Z字上坡路程,在上坡前大部分山友都會先稍作休息。遠遠我們就看到有一個東方臉孔的女子坐在tea house,很友善的跟我們揮手,我們互相點個頭後,又繼續趕路,並沒有多談,因為這一段路程可說是十分艱難,上昇坡度大不說,加上接近海拔四千公尺,走來十分辛苦,我們不敢大意,早早趕路。持續著走了兩個鐘頭,時間接近下午三、四點,我們人還在森林裡,夥伴史先生開始擔心萬一走到天黑,還抵達不了住宿地點,摸黑加上低溫之下行走,勢必會非常辛苦、甚至危險。

1654350_10202498072786688_453021100_n  

但總而言之,我盡力了,平均走幾步路,就要停下來大喘氣跟休息。這上坡的進度始終是緩慢的,想快也沒辦法呀?再說雪巴嚮導人也不知到哪去了?我們緩緩上坡,倒是保持著兩個人都在視線裡的距離,深怕萬一天黑了,聚在一起比較安全,邊走心裡邊想著,照理說剛剛打過招呼的那像是中國人的女孩子,應該在我們身後吧?這裡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他們應該在我們後面趕路的吧?!想到身後還有人走著,也就安心許多,時間大約來到下午四點半左右,聽到雪巴嚮導的聲音,他身上的背包早已不見,原來,他已先行一步走到 Tengboche,今晚的住宿點,並將包包放下,隨後回來跟我們會合,雪巴嚮導再度將我們身上的背包拿去,鼓勵著我們今晚的目的地就在不遠處。

IMG_8244  

傍晚五點,天色漸黑,終於走到住宿的旅社,立刻窩到火爐旁讓身體解凍,就在體溫漸漸恢復時,我們點的牛排跟momo水餃上菜了。沒錯!在海拔四千公尺可以吃牛排,菜單上有,我們當然是點來吃吃看,牛肉咬一口雖然韌性十足,但這裡是海拔近四千公尺處,吃得到牛排已經是神的恩典了,就在我們狼吞虎嚥時,突然雪巴人一陣騷動,經由嚮導翻譯,原來還有人還在中途,尚未抵達。

1794697_10151937994537689_949508856_n

看了手錶,已經接近夜裡八點,竟然還有人還在山區行走,該不會是剛半路上遇見的華人女子吧!想到此,就默默為她們感到憂心,而比較誇張的是他們的嚮導竟早已抵達山屋,完全忽略掉後頭還有人在山徑上。我們的嚮導去關心狀況,希望能提供需要的援助,與對方簡短對話後,對方隨即出門救援,我們在山屋裡靜靜等候,時間約莫來到八點半,遠方傳來聲音,找到了,是一對男女朋友,女生是香港人、男生加德滿都人,兩人緩慢的走入,一進山屋,隊友紛紛上前慰問情況,我們則是讓出烤爐旁的位置,女孩子的狀況看起來還不錯,倒是男生,臉色發青,休息了半小時後,女生簡單吃了義大利麵,男生還是一口都吃不下,但感覺兩人狀況還好。Tengboche位於山頂,冷風直灌,大夥吃飽早早入眠,從房間的窗戶遠眺聖母峰,已經走了連續三天,身體開始疲倦,況且為了節省時間把高度適應日都去掉。(高度適應日,為避免高海拔不適應,都半會在同樣的地點多停留一天,讓身體適應)。這樣的行程是否太倉促!

1661185_10202498071746662_1361186583_n  

半夢半醒中,我昏沈沈的睡去。

一大早,夥伴史先生就驚醒,直說他做個奇怪的夢。我原本不以為意,史先生繼續說:是跟喇嘛有關的夢,在Tengboche佛教聖地,夢到喇嘛?這可夠玄的!

夥伴說:我昨晚算數學題算了一個晚上,現在好疲倦,夢境裡好真實,有個喇嘛,要我來算人生數學題,所有都是四進位,從出生到現在,做過什麼工作?念過哪些書?依程度分為1234,再相加以四進位,整個晚上都在算數呀!更玄的事,喇嘛叮嚀我,沒算完不准上山!!!!!!

我聽到這裡,頭皮發麻,立刻回神看了夥伴史先生一眼。

我:那你到底算完沒???

史先生:當然沒有呀!哪算得完?

呃!沒算完?!那你可以上山嗎?這真是太怪的夢了???史先生是半個天主教徒(小時候有上教堂),但現在其實是屬於沒有特殊信仰的人,怎麼會做這種夢?是不要在意?還是寧可信其有?都已經走一半了?一連丟出好幾個問號....

史先生打個哈欠一臉睡不飽樣,回應說肚子好餓,趕快去吃早餐啦!隨之就將這件事情拋之腦後!

吃飽走出外頭一看,滿地都積雪了,二月天上到海拔四千公尺,白天氣溫老在個位數字徘徊,對我們來說還是稍冷了些。昨夜睡不好,窗外冷風窸窣不停地從窗縫竄進屋內,又作了個奇怪的夢!走出門口見到正前方的喇嘛寺,正想說進去參拜!求個平安。

1654398_10202498083666960_1274355763_n  

嚮導此時卻說:喇嘛都下山避寒啦~這天氣太冷了,喇嘛冬季時都會去加德滿都等大城市避寒!廟裏沒人呀!

我:這......那我們來到這裡是「傻子」嗎?一句話梗在喉嚨說不出口!.......只有二月過年,對於上班族來說才有長假!我們也知道四、五月才是登聖母峰旺季,但沒辦法!只好拼一下。

還好這氣溫雖低,卻是豔陽高照。

看到溫暖的大太陽,腳步邁開!不管哩!前進吧~

至於這喇嘛托夢其實還有後續,請繼續看下去...

 

 

 

 

arf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失失
  • 哈囉,半夜爬背包客棧連結到這裡,認真看完你的喜瑪拉雅遊記(其實是因為這期國家地理雜誌出版了雪巴人的故事讓我注意到您寫的雪巴人朋友),夢境的後續是什麼可以快點補嗎?真的很想知道啊啊啊!另外香港女孩有沒有平安無事?好想知道,拜託補一下吧!半夜沒下集看好焦慮...
  • 失失
  • 好寂寞的留言板
  • arfon
  • 不好意思呀!已經在寫了~哈哈..感謝你的支持